《大叔老公就宠我》温蕊尔厉言恺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浏览:2
  • 但她清楚  ,不论是在军中或是在普通庶民那 ,她都被骂地体无完肤  ,离开了军营岂非表面就解脱了?

    突厥的反击是早做筹办  ,而大周的军队因为之前突厥的求和而有所轻松  ,这一场仗打下来  ,大周军措手不及  ,竟被迫地拔营迁徙

    “将军!我……”

    “我只说一遍

    那双明亮的眼珠下隐约有着阴影  ,看过去憔悴而细弱”

    宋茗微唰地仰面  ,不敢相信地看向明月

    “姐夫不让你去是为了您好 ,你要去了  ,不晓得几许将士要暴跳如雷  ,他们不会以为你是好心要照顾他们  ,他们只会以为你就连打战都要粘在将军身边 ,迷惑将军”允稷道”

    宋茗微应了声 ,脑袋却嗡嗡作响

    “抬起头来”

    宋茗微后退了一步 ,“奴不过是个军妓  ,没有什么慢待不慢待的

    可这怨气靠压能压的住吗?

    庶民苛求的和平就这么破坏了……

    “你也别想辣么多  ,这几天战事频繁 ,死伤的兄弟太多 ,将军也没心思去管你  ,如果你受了慢待  ,可以告诉我”

    随着那帘帐覆下  ,遮住了他颀长的身影 ,也遮住了宋茗微那瘦弱的身躯”

    明月坐在了允稷的床榻上  ,微微眯着眼看向宋茗微 ,成功地看到了宋茗微煞白着脸的样子”

    允稷低头凝视着她  ,见她的双手似乎越发毛糙隐约有些脱皮  ,想到这些日子她浆洗的衣服不可胜数  ,那天他受伤回归后  ,她就没有进这帐来  ,只是越发经心地做事

    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大局吗?

    那如果有一天 ,她乱了他的大局  ,他会怎么做?

    宋茗微顶着妖女祸患的名头  ,怕是要影响军中士气 ,她虽没出军营 ,但是听一些士兵们提及他们去镇上时庶民对她怨怒不已 ,无不是说她迷惑将军和突厥小王子  ,惹起战事

    宋茗微长睫轻颤  ,在他抿着唇低头不语的神色中 ,只觉得越发窘迫

    行走了三天后  ,队伍越发缓慢  ,伍长愤怒不已 ,连番催促

    “哦

    “将军  ,行军非常忌讳怠误军机  ,咱们这一行带这么多女人  ,他们脚程慢又娇弱  ,咱们顾不上他们没了这容貌 ,你可以活的自在些直到后来  ,种种纠葛  ,万千伤悲  ,她彻底地清楚  ,得不到的 ,终究是得不到

    “是啊将军 ,细数各朝各代  ,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宋茗微出了将军帐  ,神色隐约  ,她想过或许该和他说再见了你晓得我们明家的人是多么厌恶那些长得像明双的人吗?明双没了  ,再看到这样的脸  ,只会让我们加倍心痛 ,而这样的脸出现在明双的丈夫眼前 ,只会让我们觉得她死地委屈 ,死都被人拿来行使!”

    宋茗微狠狠一颤 ,她没有……

    她想要大声说  ,她没有行使  ,可想到允稷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喊她娘子  ,便觉得撕心裂肺般疼

    多数军妓脸上都暴露了惊慌之色  ,急忙地收拾东西  ,就筹办跟谁大军迁徙

    宋茗微犹豫了下 ,将那张清瘦的脸露了出来

    允稷说着就披上了甲  ,撩开帘帐出去了

    匆匆告辞了明月  ,就将洗好的衣服挂起来

    《大叔老公就宠我》温蕊尔厉言恺章节免费阅读

    “将军  ,奴愿自请去照顾受伤士兵  ,还请将军恩准

    然而军数巨大  ,军队痴肥  ,尤其是过一些山谷和爬山时候  ,就越发拖慢  ,军机延误不得!

    军队一时在山腰处驻扎  ,主将几个将军队的情况逐一报给了允稷

    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要将她送给突厥小王子  ,好平息这战事  ,可允稷压下来了将军莫要太过仁慈

    《大叔老公就宠我》温蕊尔厉言恺章节免费阅读

    被明月带来营帐外的宋茗微瞪大了双眼  ,她看向了明月

    明月朝她轻声道:“可还记得我起先所言?姐夫所为 ,全部都是为了大局

    宋茗微得到关照的时候是夜里的寅时”

    话落  ,明月就下了逐客令

    宋茗微要收拾的东西不多  ,她帮忙收帐篷的时候  ,马蹄声接续  ,嘈喧华杂的

    她去了将军帐  ,跪在了允稷的眼前

    明月呵地一笑  ,“别这样看我  ,我也是好心

    《大叔老公就宠我》温蕊尔厉言恺章节免费阅读

    太像了  ,这样像是不能留了

    《遇你成痴难相忘》又名《遇你成痴 ,一世殇》 ,是由作者飞云徐徐带来的虐恋言情小说  ,主角是宋茗微允稷 ,小说主要讲的是:从海边救起允稷的那一刻  ,宋茗微的整颗心就被他所俘虏  ,以至于当失忆的他将她认作是他的妻子  ,她也没有辩驳  ,只因贪恋他的温柔  ,她偏私地想要让他成为他一人专属 ,可纸毕竟包不住火  ,后来他恢复了影象  ,她再也不是他深情比较的那个人  ,但她对他的那份爱  ,却从未消退过末将以为  ,为大局着想  ,请斩杀这些军妓!”

    允稷眯起了眼看向了提出这一议的明参将

    她正要出营帐  ,明月就走了进来”

    她听到死伤的兄弟太多 ,心即是一跳

    明月继续道:“其实  ,只要你毁去容貌  ,大家看到你的脸  ,自然流言就破了”

    允稷眉眼一跳  ,不过是一个多月罢了  ,这些日子她没出现在将军帐  ,就算是远远看到了他也躲了起来 ,这一个多月他也就匆匆看过她的背影 ,竟瘦了这么多”

    浑身似乎被冷水浸透  ,宋茗微梗着牙  ,不发一言地听着

    “不用你去

    “不着急  ,我从突厥那得来一份诅咒  ,只要你想通了  ,随时可以来找我